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甜到膩死30題 - 17 (龜淳)

傳送門:題1 題2 題3 題4 題5 題6 題7 題8 題9 題10 題11 題12 題13 題14 題15 題16

甜到膩死30題 (亀梨和也x田口淳之介)

**沒時序性、長短不一、視覺不一、看心情**

**6人、5人、4人、3人期有**

**私設龜淳還在一起、元門把仍有聯絡狀態**

**高能OOC注意**

**糖什麼的自給自足最高(゚3゚)~♪**

17.「我知道錯了,原諒我。」 

呆呆地站在拿著湯勺攪拌著那鍋快煮到糊掉變焦,並開始發出陣陣焦味的咖哩,龜梨雙目無神、腦袋一片空白,魂不守舍的就楞在那裡。 

 

「うわぁ…臭い!什麼味道……カメ你發什麼呆?咖哩都煮焦了!」聞到焦味的KOKI闖進了廚房,一手將龜梨拉開一手把爐具關掉,再用鍋蓋蓋住。 

「カメ你在搞什麼?」KOKI回頭正想問龜梨怎麼了時,看到的畫面是一臉憂鬱,整張帥氣的臉都垮下來的龜梨,讓他很吃驚。 

「どうしよう…こき…?」龜梨洩了氣似的背靠著流理台抬眼望向KOKI,一副可憐兮兮、完全像隻被遺棄了的小動物、垂頭喪氣的模樣,讓KOKI大感不妙。 

 

認識龜梨和也10年以上,田中聖(24)從未見過一向不太會向他人露出脆弱一面的龜梨示弱,就連當年DB在半空中吊鋼絲撞到牆受傷了痛到幾乎走不到路時,也沒喊過一聲痛。 

 

如今居然露出這個樣子,證明了事情很嚴重囉? 

 

「えぇ?なに?どうしたの?」KOKI眨眨瞪圓的雙眼,驚訝的追問。 

「我……好像惹淳他生氣了……」濃濃不安及擔心的語氣幽幽地從龜梨口中溢出。 

「はッ?」聽到事情是與淳之介有關,不知為何KOKI就鬆了一口氣並翻了個白眼,突然覺得自己之前的擔心有點多餘。這對笨蛋情侶又想耍什麼花式來虐他? 

「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他突然變冷淡了…會不會他後悔了?」龜梨抬起頭,一臉患得患失的表情看著KOKI。 

「我說…カメ你想多了吧?那傢伙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而且那傢伙不是也喜歡上你才跟你在一起麼?這句話KOKI沒有說出口,接著舔舔有點乾的唇回話。 

 

他實在不會相信淳之介會生龜梨的氣,那小子可是全個團裡脾氣最好的人,而且大剌剌的個性大概就算那一刻不滿了,下一刻就會忘了。 

 

大概是雙魚纖細敏感和想太多的特性影響,讓龜梨突然哪條神經脆弱了? 

 

「不…我真的感覺到啦……」龜梨仍然堅持著自己的看法。 

「那你有問過他了嗎?」KOKI不敢相信他居然擔任起了這種替人分析感情的角色。 

「還沒…他今天有連續劇拍攝工作……」龜梨垂下肩,依舊一副苦惱困擾失落的樣子。 

「如果覺得自己做錯了事,那就直接道歉吧,簡單直接,不用猜來猜去,你這樣瞎擔心也沒用。」雙手抱胸靠在一旁的門框,KOKI敢打賭淳之介就算真的有生氣也已經忘了,或是根本就是龜梨自己想多了,而後者的機率更是比較高。 

「嗯唔……」龜梨點了點頭,看似在考慮KOKI的建議。 

 

KOKI無奈地搖搖頭,戀愛中的人真的會變笨蛋…… 

 

晚上淳之介結束一天的拍攝工作,便由マネージャーさん直接開車送回公寓住所。當淳之介打開玄關的門,右手一邊慣性地摸上牆壁的開關,左手一邊關門,腳也已經在脫鞋子的同時。 

 

"啪",燈一亮 

 

「うわあああああああ…びっくりした!」淳之介被在玄關以雙膝跪地的正座姿勢跪著,一臉超級認真的龜梨嚇到退後幾步貼在門上。在兩人交往後,他們就擁有對方公寓的鎖匙,可以隨時去彼此的家,而龜梨總是會來淳之介的公寓給他做飯。 

「かずや?」淳之介很訝異龜梨會出現在他的公寓裡。 

「本当にごめんなさい!」龜梨雙手觸地彎下腰並頭觸地向淳之介行土下座道歉。 

「えッ?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淳之介疑惑地眨眨眼睛,不解地看著給自己土下座龜梨。 

「我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龜梨抬頭目光炯炯有神地望著淳之介,然後又一次低下頭。 

「はッ?」 

 

「ハハハハハハハハ……」淳之介標誌性誇張高分貝的笑聲充斥著整個客廳。 

 

坐在沙發上抱著肚子狂笑到連眼淚都快流出來的淳之介,與一旁緊握雙手抿著唇羞憤得只想找個洞鑽進去把自己埋住的龜梨,成了非常明顯的正比。 

 

「好了喔,你要不要再笑了!」龜梨側著頭望向笑不停的淳之介,最終因為覺得笑聲太吵耳太煩且惱羞成怒的把人撲倒在沙發上。 

「真的太好笑了嘛,かずや也太可愛了吧,怎麼會以為我生氣了?」二人距離突然變得過近,連呼吸的氣息也能感受得到,空氣間似乎變有點黏膩。跟龜梨四目雙對著,但淳之介仍然不知死的保持著欠揍的笑臉,甚至伸手去揉龜梨那褐色微卷髮。 

「誰叫你都不理我了……而且還對我很冷淡……」怕自己會親下去的龜梨把頭埋在淳之介的肩頸間悶悶地說,聲音聽起來模糊不清的。 

「什麼時候?」淳之介挪動一下脖子,疑惑地側著頭看龜梨,一臉無辜的樣子。 

「もういい、気にしなくていい……」龜梨洩了氣似的。 

「フフ…」淳之介仍是忍不住還在笑。 

「你夠嘍…田口淳之介……」聽到淳之介的笑聲,龜梨抬起頭怒目而視。 

「沒辦法,かずや實在太可愛……我忍不住啦!」淳之介的燦爛的笑臉在龜梨眼裡實在是太刺眼。 

「可惡!!」龜梨伸手到身下人的腰間去騷癢。 

「ハハハハ…別…かずや…停…停手…ハハハハ…好啦…我知道錯了…原諒我嘛…ハハハハ…」淳之介扭動著身體躲避龜梨的攻擊。 

 

就在淳之介說出龜梨之前說過的話後,龜梨停下了動作和淳之介對目而視,看著身下的淳之介因為大笑而氣呼呼且變得紅潤的臉頰,空氣間又再度飄浮著一些易燃的因子,一股熱氣正往下跑。 

 

就在那個一觸即發的瞬間,龜梨立即坐起來,背對著淳之介。 

 

「你餓了吧…我去把飯熱一熱,你到飯桌那邊等我。」龜梨尷尬的想要起身逃走。 

「かずや…我…沒關係哦……」淳之介也趕緊起身拉住了龜梨的前臂,抬起頭看著後者,他自己也是男人,當然知道緊急剎車有多痛苦。 

「不…等你準備好再說。」龜梨回頭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再反手揉了揉淳之介的頭髮。 

「嗯…好…」淳之介聽話溫順地點點頭。 

 

是呀…兩人才剛開始交往…… 

還不是時候呢……


TBC

喲~~~我終於寫到這篇了……(跪

時間點是2010兩人剛開始交往沒多久~~

因此最後緊急剎車了wwwwwwww

原來的梗有點正經有點虐,幸好可愛到爆炸的正木誠くん救了我wwwwww

於是能來點比較輕鬆的小段子XDDDD

這個好男人被2017穿越來的正木誠くん上身了(才怪

謝謝觀賞w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