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下部之下)

傳送門:(上) (中) (下部之上)


(亀梨和也x田口淳之介) (下部之下)

**吸血鬼日記TVD+邪惡力量SPN AU** 

**高能OOC注意** 

**私設注意** 

**千年吸血鬼與菜鳥獵人的故事** 

**好男人龜梨氏31歲生賀**



「啊…好無聊喔……」龜梨不在房間裡,淳之介懶洋洋、百無聊賴地躺在黑色大床上翻滾了幾圈後,還是選擇跳下床穿上衣物走出房間去。 

 

在被囚禁在房裡一週後,被悶得發慌的淳之介吵到煩躁不堪的龜梨給予他在巢穴走動的權利,只是不能走近核心區域,像會議廳等地方,否則就會被龜梨拉到床上做上好幾回,累得幾天無法下床。 

除了這樣,龜梨對他很好,該給的從來也沒少給,每天三餐餵飽之餘還有不同款式的點心,讓之前因為訓練而瘦削的身子慢慢豐腴起來,而且也給他買了電子遊戲、漫畫等他可以解悶。 

 

從鏡子反射看到左邊脖子上明顯的被吸血鬼咬過還未癒合的傷口,那是專屬龜梨所有物的記號。摸摸那道那個圓圓的傷口,被咬的痛楚仍歷歷在目,龜梨並不常吸他的血,就只有在傷口癒合時才會再咬他。吸血鬼血液有治癒任何外傷及轉化成同類的驚人能力,但龜梨卻一次也沒有餵過淳之介喝自己的血,反而喜歡在他身上留下各種細小不致命的傷口痕跡,因為這是吸血鬼佔有過小獵人的證據。 

想到在二人歡愛時龜梨露出獠牙在咬他後唇邊沾上自己血液凝望自己的畫面,淳之介就不由自主的臉紅起來,吸血鬼的帥氣和性感這段日子以來他見不少,但仍然會忍不住害羞和心跳加快。 

 

淳之介是如此順其自然的留在巢穴裡,沒打算計劃逃走,也沒打算把龜梨消滅掉。 

他清楚自己和龜梨的實力差距有多遠,既沒有勝算也沒有退路,重點是他認為這樣做是浪費氣力而且好麻煩所以逆來順受。 

他在等龜梨對他失去興趣和玩厭為止,分分鐘會放他回去《K》也說不定。只要留著小命,就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反正離完成監視任務回去《K》覆命的日子還有一段時日,這段時間就隨遇而安、隨機應變好了。淳之介選擇忽視掉心裡那股對龜梨萌芽了一陣子的喜歡感覺,和一閃而過莫名的不捨及依戀。 

 

吸血鬼和獵人之間又怎可能會有結果? 

他們的敵對關係可是從千年前就開始呀。 

 


龜梨和也察覺到自己對那小獵人的佔有慾越來越大,對於淳之介的渴望與感情日漸加深強烈,甚至會在意他對自己的感覺,在乎他對自己的想法,這是龜梨自從變成吸血鬼後再沒有體會過的感受,淳之介輕而易舉的就能牽動他的情緒起伏。 

他的人性早已關閉,不被任何情感所拘束,能隨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只要他想。 

因此忠於感覺的龜梨自然對淳之介影響自己這一環顯得無所謂,他只想把人留在身邊,就算會成為被要脅的弱點也好,以他的實力也不需擔心有什麼人類或超自然生物能威脅到。 

 

唯一無法肯定的就只有淳之介對自己抱有什麼樣的感情。 

 

龜梨從沒懷疑過自己的魅力吸引不了淳之介,但那個小獵人至今仍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從頭到尾都沒有反抗過,處之泰然的態度有時會讓龜梨很火大。 

看他不怎麼在意自己時會很氣,他沒弄明白自己的感情時也會很氣。可是看到他無辜不解的樣子時就會氣不下去,只好把人拉上床轉移到在床上欺負他來發洩那鬱悶感。 

 

日月如梭,轉眼就到監視龜梨巢穴的任務即將結束的日期,龜梨注意到淳之介變得焦慮心不在焉的異樣而猜出原因。 

在某些方面他的小獵人很好懂,只是有時也有他搞不懂的地方,就像是他到底對自己是什麼樣的感情呢? 

淳之介不會抗拒自己對他所做的一切,但也不算是心甘情願,只是沒辦法下唯有任由宰割的妥協。 

 

還是放他回去試探看看? 

龜梨和也給自己下了個賭注。 

 

「淳。」龜梨喚了喚坐在平面電視前打電動的淳之介。 

「嗯?」不疑有詐的回頭望向龜梨,在視線對上一刻頓時動彈不得。 

「你將會忘記我,忘記我和你之間發生的一切。現在睡吧,待你醒來後,只會記得這段時日你盡忠職守地監視巢穴卻一無所獲,然後回到《K》繼續過生活當獵人。」龜梨對淳之介施下強制催眠。語畢淳之介便閉上眼睛失去意識倒在龜梨的懷裡。 



等淳之介張開眼睛時,身處的地方是他原來為監視吸血鬼巢穴所築起的簡陋帳篷裡的睡袋。 

他什麼時候睡著了的呀?真是的!! 

望望四周的環境,淳之介覺得很奇怪,明明是生活了數個月的地方,卻如此陌生? 

這段日子的記憶也是一片空白,但就是有把聲音告訴他監視任務一切正常。 

說不出的詭異感在心中形成,總感覺哪裡不對可是完全想不起來? 

ま、還是趕緊把任務完成,他可十分想念在分支部裡自己的那張柔軟舒服的床呢! 

 

淳之介如期回到《K》的分支部,上田擔心得早就在門口等他,見到自己平安無事回來,上田高興得激動地撲上去抱住他,用力地拍著他的背並第一次稱讚他做得好。 

被讚賞的淳之介立即得意忘形地囂張起來說任務太簡單,結果又被上田打頭訓話。 

 

回到《K》的日子跟過去沒有分別,每天都是早上起來就是接受各種訓練和聽課,他依然是記不住超自然生物的各種傳說而被上田責罵或者受罰。雖然好像沒什麼不同,但淳之介還是隱約認為有些地方不一樣了,只是說不出個所以來。 

就像他左邊脖子上的那兩個圓圓的淡紅色的傷口在什麼時候弄到?再怎麼笨他也知道那是吸血鬼的咬傷…… 

身上也有些他無法解釋的曖昧痕跡,然而在整理行裝時他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帶馬鞭草出任務…… 

 

所以…任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 

他被吸血鬼咬過卻毫髮未傷,甚至沒死去? 

也被強制催眠忘記了那段時日發生的事? 

 

當然他不敢告訴上田這件事,認為先瞞著他比較好,不然絕對會被罵死…… 

既然沒有人察覺到他沒隨身攜帶馬鞭草,就乾脆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囉。 

 

不過心裡有股惆悵和空洞感,他似乎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上田在發現淳之介脖子上的傷口後便一直密切觀察關注著那傻小子的一舉一動。 

他肯定那個傻小子被某隻吸血鬼抓過並施了強制催眠,只是原因動機未明。 

他深怕吸血鬼催眠了淳之介要他竊取《K》的重要機密等,要是真的到時自己也救不了這隻菜鳥。 

但經過一個月以來的觀察,淳之介就跟以前一樣,笨手笨腳、記不住他教的東西、攻防訓練也沒什麼進步! 

只是有時會坐在窗戶前發呆和多了幾聲落寞的嘆氣聲,但對於一向是樂天派的淳之介來說絕對有問題!! 

因此上田沒有鬆懈,幾乎是24小時留意著淳之介舉動和身邊有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這是他帶的後輩,雖然很笨能力又差,整天只懂傻笑,只想過悠哉悠哉的簡單生活,而且樂天到讓人擔心到心累。 

 

但也絕不允許這傻小子被吸血鬼沾污利用做壞事!! 

他一定會查出是誰,查不出來絕不罷休!! 

 

 

淳之介攬著抱枕靠在沙發又望著窗外發呆了。 

回到《K》分支部後,他的心都有隱隱作痛的不適感,而他也不知道原因為何,偶爾也會做奇怪的夢,夢裡有個模糊、看不清楚樣子的男人,對他做會讓人臉紅很羞人且是不能描述的事。 

那個男人冷冽的氣息圍繞著他,在他耳邊的輕聲耳語、撫摸自己的感覺都十分真實,彷彿親歷其景般。 

他不懂這是什麼感覺,只知道自己想那個看不清臉容的男人的時間越來越長。 

會是那個咬過他的吸血鬼麼? 

雖然記不起來細節,但那似曾相識的畫面早已像烙印般刻在身上,很自然的作出反應。 

啊…好麻煩喔……能不再想起來嗎? 

這種心煩意亂的感覺真差!! 

 

不斷地要搖著頭想要甩掉那煩躁不堪的情緒。 

田口淳之介,《K》的菜鳥獵人,首次覺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真的好麻煩喔!! 

揮拳打了手中的抱枕幾下,把無法發洩的鬱悶氣憤都發洩在那無辜的抱枕上。 

 

 

龜梨臉上最近總是掛得意自信的笑容,心情好得不得讓屬下們都有點慌,面面相覷的用眼神討論著他們的主子怎麼了?畢竟吸血鬼的聽力可是方圓百里的任何風吹草動也能聽出,更何況是千年吸血鬼的龜梨和也? 

其實原因很簡單,是龜梨知道自己種下的果子快要到收成期了。把他的小獵人放回去雖然很冒險,但這個賭至少他贏了。也試出他的小獵人對他是有情的,這個結果他可滿意極了。 

離淳之介回到《K》已經過了三個月,龜梨可沒少在夜間去《K》的分支部偷偷收集情報。 

一方面是真的有需要了解這個《K》的分支部實力如何,好讓他到時去把人拐走時能夠順利,另一方面是吸血鬼擔心他的小獵人會不會被《K》欺負,所以偶爾會來查看一下。 

 

嗯,收成的日子不遠了。 

 

 

淳之介把玩著掛在胸前用馬鞭草造成的吊飾,這是上田在前陣子給他的,說什麼他一定要隨身帶著不准除下,所以上田是知道了他被吸血鬼強制催眠過才會要他帶著慎防再有下一次吧。 

啊……還是被發現了呀。 

下意識地摸摸左邊脖子上那早已癒合的傷口,雖然傷口是痊癒了,但總是有種灼熱的觸感在那裡不曾消散過刺痛著他。 

 

「我說,你還真的是沒有警覺性的耶~」突然在背後傳來的聲音裡充滿諷刺的嘲笑。 

 

淳之介猛然震驚地回頭便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半倚在他房門側,雙手抱胸面帶笑容愜意地看著自己。 

這是誰?他從來沒見過這個男人!但他絕對不是《K》的獵人!!是超自然生物?還是人類? 

獵人本能讓淳之介立即戒備起來準備迎擊,幸好他的武器都在手邊,不至於毫無還擊之力,只是對方的實力一定比自己高出百倍,不然就算他再怎麼差也能知道有人接近自己,而對方卻能出其不意的出現,那絕對不是自己能戰勝的對手。 

 

「啊…終於有點獵人的感覺,之前我還懷疑過《K》挑人的眼光,不過依然只是隻菜鳥。」龜梨望著淳之介雖然在害怕但仿然防備著他的認真模樣,突然欣慰起來。 

「來吧,是時候跟我回去了。」瞬移到淳之介眼前,視線對上對他施行強制催眠。 

「你在亂說什麼話?你是誰?為何能闖入《K》?」淳之介往後退跟龜梨保持距離,奇怪的問。《K》的每個分支部基地都是世上最堅固的堡壘,它有著能防禦抵擋超自然生物的各種結界,按道理沒可能闖得進來。 

「嘖…居然學乖了帶著馬鞭草,真是的……」龜梨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再一次瞬移到淳之介面前,不介意會被馬鞭草灼傷的痛楚,左手扯下淳之介帶著吊飾。 

「啊!你的手!!」身體比大腦還要快反應過來,等淳之介回神過來他已經抓住對方的手查看傷勢,心中疼痛的感覺也嚇了自己一跳。他怎麼了?怎麼會這麼緊張一個陌生人? 

「把一切都想起來吧,我的小獵人。」龜梨趁機用右手捧住淳之介的頭,望進他的眼睛裡解除之前的催眠。 

 

 

瞳孔放大的頃刻,大量的記憶和情感有如海嘯般湧入淳之介的腦海之中,這陣子他想不明白的地方終於全部串連起來,一切都變得合理了。 

 

和龜梨相遇被抓、第一次和吸血鬼做了那種事、隨遇而安地在吸血鬼的巢穴生活、被吸血鬼寵愛著,慢慢被那隻超級有魅力的吸血鬼所吸引,甚至不捨離開。結果卻被對方又一次強制催眠忘記所有送回來…… 

 

他以為龜梨玩膩了,不要他了。 

 

 

「かずや?」淳之介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他的吸血鬼後,吃驚他突然的出現。 

「我來帶你回去,要跟我走麼?」龜梨勾起魅惑的笑容,對他的小獵人伸出了右手,他就不信傻小子不跟他走。 

「你手上的傷!!」無視掉龜梨的提問,淳之介緊張的想要抓住前者的左手檢查,馬鞭草對吸血鬼的傷害很大能阻止他們自癒的速度,吸血鬼剛剛直接扯下自己的馬鞭草吊飾,一定傷得很重。 

「你擔心?」龜梨對淳之介擔心的神情感到甜蜜。 

「現在還說這個幹嘛?手到底有沒有事?」淳之介完全聽不出龜梨話中的調戲,只是想要檢查他的傷勢。 

「我沒事,那小小的馬鞭草怎可能傷到我。」最後還是把左手張開給淳之介檢查,上面原來的灼傷在慢慢癒合中。好吧,他也喜歡看小獵人擔心緊張自己的表情。 

「呼…還好沒事……」確定傷勢不重後淳之介終於鬆一口氣。 

「所以要跟我回去嗎?我親愛的小獵人~」龜梨和也再一次笑著提出問題讓小獵人選擇。 

 

 

當《K》分支部突然上下的警報都在響,發出令人緊張的聲響時,上田以為自己一直在擔心要發生了,是被強制催眠了淳之介做出什麼背叛組織的事麼? 

可是當他和其他獵人趕到分支部入口前空曠的廣場之際,就只看到千年吸血鬼龜梨和也站在中央,一手插著褲袋一手摟住眼神空洞面無表情的淳之介的腰肢。 

 

「龜梨和也?」上田不可置信的看著吸血鬼。給淳之介下催眠的竟然是千年吸血鬼幹部? 

「我只是來帶走我的東西,不想死的話就別插手。」龜梨從容不迫,氣定神閒留下這句話後便帶著淳之介瞬移離開。說真的,面前這群《K》獵人全部都不是他的對手。 

「田口!!!」上田擔心焦急地對著空地吼叫著淳之介的名字。




END

嗯…沒錯XD

看到這裡的你沒有看錯喔~~好男人的生賀就在這裡結束了wwwwww

本來預計就是寫到吸血鬼大大把小獵人拐走就結束XDDD

只是沒預料到自己喜歡這個故事的程度有點高,寫著寫著竟然不想完了…

吸血鬼大大和小獵人真的好可愛,讓我想花更多時間去完成他們的故事,

想寫的情節也越來越多,大家給我梗和腦洞我都會記著留在寫11月阿淳的生賀XDD謝謝你們喔^_^

吸血鬼大大和小獵人就在11月再跟大家見面吧XDDD

如果可以就讓這個故事變成長篇吧,但先別期待喔,因為我的懶癌真的很嚴重wwww

抱歉這文拖太久,還忘了給KAME生日祝福~

以下是我很想對KAME說的話~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抒發

所以不用繼續看下去了,直接略去吧XDD


カメ、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31歲了,以前會說請繼續照顧我們家那長不大的小孩別讓其他人搶走,可是那孩子卻自己跑掉了……(默

但現在呢,只想跟你說請你多在乎、在意自己一點,明明是團裡的末子卻是最成熟的孩子,總是說著要守護團的話,要當團裡的ACE,每次出了事都是你出面撐著,肩上重擔太多了呀,試著依靠丸爺爺和上ピー吧,他們才是哥哥呀XD

就算不是你的飯也真的在心痛你呀!感謝你從結成到出道這些年來一路對阿淳的照顧,順著他的末子個性,總是在緊要關頭拉著那只要一得意忘形就忘記一切的混帳小孩,真的謝謝你。

你30歲時,我和你和U和N一同經歷著那混帳小子脫走、你們決定要充電的時期,抱歉我在2016無法正常運作只能渾噩地渡過直到那孩子秋天說要重新出發,出了single開了live才能回復過來,畢竟我在這個團裡最愛的始終是阿淳這孩子。

來到2017終於能稍微正常點,對於這個團真的感到很抱歉,很抱歉那孩子在10週年前決定跑了,也心痛留下來的你們。

只是作為這孩子的飯真心不後悔他作出這個決定,也感謝你們對他的理解和愛、放他走,直到最後還讓他去看10ks,還在台上玩他的段子。(淚

以後我也會繼續應援KT,畢竟KT也是在我生命裡佔了個很重要位置,沒有KT就不會遇見阿淳那傻小子,遇見喜歡KT和阿淳的大家,這個緣我很珍惜的喔!

因此請你繼續加油喔!!充電期快點結束,期待再次看到KT在台上發光,跟所有hyphen大喊「WE ARE KAT-TUN!」,最後希望你們6個人終有一天再次同框在大家面前,笑著說當年。

2017。02。26

2017-02-26 /  标签 : 龜淳 7 15  
评论(1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