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中)有肉慎入!!!

傳送門:(上)

(亀梨和也x田口淳之介) (中)

**吸血鬼日記TVD+邪惡力量SPN AU** 

**高能OOC注意** 

**私設注意** 

**千年吸血鬼與菜鳥獵人的故事** 

**好男人龜梨氏31歲生賀**



數個月前…… 

 

田口淳之介醒來時,是躺在一張柔軟適中舒服黑色的大床上。 

還有點迷糊犯睏地揉揉眼睛,呆呆地望到面前一大片落地窗,窗外是日落黃昏配上綠油油的樹林。 

懶洋洋地翻個身想睡個回籠覺繼續剛才的美夢時,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整個人彈起來恐慌地抱著頭。 

 

對!!自己遇到了吸血鬼!!!還被強制催眠昏睡過去!! 

可惡…怎麼會忘記把馬鞭草帶在身上?!被上ピー知道了一定會被罵慘啦!! 

啊…怎麼會這麼笨的呀? 

丟臉丟到家了啦…… 

啊……這裡又是哪裡呀? 

 

坐在大床彼方暗紅色的貴族沙發椅上的龜梨翹著二郎腿托著腮,嘴邊勾著淺笑富有趣味性地留意著床上的小獵人臉上各種情緒表情的快速轉換,卻還沒發現敵人就坐在自己眼前,真是一點警覺性也沒有呢。 

 

龜梨覺得似乎撿到了一個有趣的小傢伙。 

 

「咳…」清清喉嚨發出聲響來想要引起床上傻傻高個子的注意。 

「えッ?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終於發現前方貴族沙發椅上坐著一個男人,淳之介眨眨眼睛好奇的跟對方對視。 

「我是把你抓回來的吸血鬼。」龜梨瞬移到床前,手指勾住淳之介的下巴,望著他輕佻一笑。 

「。。。。」淳之介只是靜靜地回望著龜梨,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像隻受驚的小動物顫抖。 

 

啊…對,自己給他施了強制催眠,再驚慌也不會尖叫及乖乖接受自己任何對待。 

所以才會有這樣冷靜的反應呀…… 

 

「你可以回復過來,儘管驚恐吧,我的小獵人。」想要看這小傢伙害怕自己的樣子,龜梨再次望進淳之介的眼睛解除之前的控制。 

 

下一秒,淳之介的瞳孔收縮再放大,解除強制催眠清醒過來的他見到突然近距離出現在眼前的男人,立即嚇倒把對方推開並退到床頭保持安全距離,被訓練出來的本能慌亂地四處張望觀察環境,尋找逃生路線。 

偌大的房間裡,就只有這張黑色大床和那張暗紅色的貴族沙發椅,和離他距離有點遠也不足以成為武器的座地燈,房間裡唯一的出口只有那扇在角落離他最遠的木門,但他根本不可能快得過吸血鬼瞬移的速度。所以現在的他,手無寸鐵的面對一隻能力強大的吸血鬼,猶如以卵擊石,隨時都能被殺死。警惕地望著吸血鬼,淳之介判斷著情況。 

要是面前的吸血鬼要殺自己的話,早就在誤觸警報時殺了,不會等到現在浪費時間…… 

除非他是變態想要折磨虐待自己?但眼前的男人看上去也不是變態的感覺, 

 

所以…他不會殺自己……的吧? 

應該…… 

得出結論後淳之介雖然鬆一口氣但仍不敢亂動,生怕吸血鬼隨時改變主意攻擊自己。 

 

只是對峙了五分鐘,龜梨就先失去耐性,等小獵人醒來可不是要跟他大眼瞪小眼,而是想要在接下來要做的事加添樂趣而已。 

於是再一次瞬移到淳之介面前把他壓在身下,玩味的看著他,想再看小獵人驚慌失措的模樣,兩人在曖昧的姿勢下互相對望著。 

這次,淳之介也是默默的看著龜梨,黑白分明的眼睛裡並無一絲恐懼,只有好奇。 

 

「你…不怕我?」龜梨皺皺眉頭,被這個小獵人搞懵了,剛剛還在驚慌著怎麼突然變了樣?難道之前只是在演戲?自己低估了他嗎? 

「怕呀…怕得要死了,但你暫時應該不會殺我,所以我得先觀察觀察,隨機應變。」淳之介誠實地回答龜梨的疑問。 

「嗤…對,我是不會殺你,我是要對你做可怕的事呢。」被淳之介的答案逗笑了,龜梨不安份的手開始蠢蠢欲動地在淳之介身上游移,帶著情慾的把他身上的衣服撕開。 



全文請走:這裡


TBC

(掩臉羞

我寫了啥、我寫了啥、我寫了啥(望天

好久沒開車,一開車就停不下來……(汗

雖然好像寫得也蠻隱晦的了…(才不!

技術貌似沒有生疏……吧?但我有接近4,5年沒寫了!!

寫肉真的是殺死腦細胞的頭號殺手,寫完好累……(攤

然後…最想寫的蠢萌日常因為開車太快結果太長而要真的變《下》才有(跪

我好想寫被每天氣得要命但又氣不下去而且動了真情計劃著把人拐走的吸血鬼大大!!

也想寫以為自己因不想麻煩而逆來順受但其實是遲鈍沒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吸血鬼大大的蠢萌小獵人!!!

想想也覺得好可愛~~

2017-02-23 /  标签 : 龜淳 7 10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