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甜到膩死30題 - 6 (龜淳)

傳送門:題1 題2 題3 題4 題5


甜到膩死30題 (亀梨和也x田口淳之介)

**沒時序性、長短不一、視覺不一、看心情**

**沒時序性、長短不一、視覺不一、看心情**

**6人、5人、4人期、3人期有**

**私設龜淳還在一起、元門把仍有聯絡狀態**

**高能OOC注意**

**糖什麼的自給自足最高(゚3゚)~♪**



6.排隊很久為戀人買限時販賣的點心 

 

「あッ!うまいそうみたいね!」軟軟萌萌充滿興趣的聲音,從休息室內的沙發上那個把自己抱成一團正在看電視的高個子男孩口中傳出。 

 

聽到男孩的聲音,正坐在桌子前翻著雜誌的啡褐色半長髮男人跟坐在化妝桌前的黑色半長髮男人不約而同地各自抬頭望向電視的方向。 

電視裡正在播放著的是介紹近期人氣很高的的限定點心節目,那條排隊人龍長度也真的是,十分長。 

 

 

把帽子壓得低低的,用墨鏡和口罩把自己的臉整張遮起來,應該沒有人會認得出自己吧。 

排在那家販賣人氣限定點心的店門前不遠處,龜梨想大概從自己人氣高起來以後都沒再這麼做過了吧。以前還會幫媽媽去買個東西什麼的,現在雖然也會去買啦,但總是會挑深夜去24小時營業的超市。 


像這樣在人群之中排隊買限定點心,真的幾乎沒做過。 

 

要不是那人一臉想吃的樣子在腦海裡揮之不去!他真的不會冒著被認出的危險而跑去排隊買點心。

可是又想到要是那人看到點心時那閃閃發光的眼睛和興奮的樣子,還有吃到點心時高興開心笑著的模樣,心臟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甜蜜的暖流在流向四肢。 

 

ま、看到他高興的樣子,一切都值得了。 

 

當龜梨懷著滿心期待的心情拿著裝著點心的紙袋,從停車場走進電視台的升降機,卻遇到拿著相同店家紙袋的赤西時,原本的好心情瞬間降至冰點,掛在臉上的微笑也隨即消失無蹤。對方看到他手上的紙袋時,臉上也在一瞬間露出錯愕的神情。 

 

「早。」走到赤西身邊按下關門的按鍵,再怎樣關係惡劣,應有的禮貌龜梨還是有的。

「早。」赤西也微微點了點頭回應道。 一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一手提著紙袋,抬頭將視線移向升降機的樓層顯示器。 

 

空氣中的緊張感讓兩人之間變寂靜無聲。 

 

當升降機的門打開,龜梨和赤西一同步出走向休息室。兩人難得一同走進休息室時,就被眼尖的KOKI發現了兩人。 

 

「真難得你兩個會同一時間出現耶,太陽從西邊升起了麼?」KOKI忍不住帶著諷刺的笑容揶揄兩人。 

 

原因是自從龜梨和赤西之間的爭奪戰開始白熱化後,氣氛就再沒像以前那樣和氣過,雖然外人都不知道,但團裡的門把都知道主因是什麼,可是當事人依舊悠哉悠哉的遲鈍得沒發現到兩人的心意。 

 

「あッ!是上週在電視看到的限定點心耶!」就在龜梨和赤西還在處於尷尬的氣氛時,當事人興奮高昂的聲音突然從兩人身後響起。龜梨和赤西兩人同時回頭,就看到對他們提著的紙袋很有興趣的淳之介正一臉朝氣勃勃很精神的模樣。 

「おはよう~田~口!」KOKI越過兩人跟淳之介打招呼,富有意味深長的笑著。 

「おはよう~KO~KI!」得到的是淳之介元氣滿滿兼笑得像太陽般耀眼的回應。 

「ねねね~為什麼カメ和赤西君會有限定點心?誰送的?」淳之介圍著兩人打轉,依然對龜梨和赤西提著的紙袋感到興趣。 

「嗯、那個…媽媽叫我拿回來跟你們一起吃。」赤西搶先一步把藉口說出來,並把紙袋放在桌子上。 

「いいよね~食べたい!食べていいですか?」淳之介的眼睛立即發出キラキラ的亮光看著赤西。 

「你吃吧。」『本來就是買給你的呀…』赤西裝作無所謂的聳聳肩,輕聲地補了一句,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柔和且勾起了高興的笨蛋微笑。 

「えッ!本当?赤西君は最高!ありがとう!」淳之介高興得立即奔向桌子前,從紙袋裡把點心拿出來。 

「おいしいそうみたいね!」KOKI也跟著湊過來,看到精美的點心也跟著興奮起來。 

「對吧!對吧!」淳之介將點心分到盆子上。 

 

看到淳之介的注意力都全被赤西帶來的點心所吸引,雖然心有不甘,但龜梨也無話可說,誰叫淳之介一向都是那麼貪吃呢,只是有一點點妒忌赤西被淳之介讚賞了。 


有點失落的看著自己手裡的紙袋,看來是沒法送給他了呀。 

 

「あッ!カメ不也帶了點心來麼?也是龜梨媽媽讓你帶回來請我們吃的麼?」淳之介忽然回頭看著龜梨,讓後者嚇了一跳,完全沒想到已經被點心所吸引的淳之介還會想起他。 

「啊…嗯…」有點反應不過來的不自然地點了點頭,龜梨也把紙袋放到桌子上。 

「ありがとうな~カメ!」淳之介湊近龜梨,笑著跟他道謝。 

 

被淳之介燦爛的笑容擊倒完全當機的龜梨並沒發現後到的中丸和上田也湊了過來,把點心分發開去。只沉醉在淳之介的笑容之中久久無法恢復過來。 

 

 

 


「かずや?」淳之介依舊不變軟軟的聲音打斷了沉思中的龜梨。 

 

啊…剛剛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因為KOKI送來了祝賀他們新居入伙的點心。 

而不得了的是那點心正正就是當年龜梨為淳之介排隊買的點心。 

田中聖那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都沒聽見我叫你。」淳之介鼓著腮不滿的道,難道自己的吸引力下降了?所以讓龜梨都走神不理他。 

「。。。。。。」映入眼簾的是現在的淳之介,時間彷彿對他沒影響似的,仍然像個少年般充滿稚氣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已經31歲了的男人。 

 

看到面前的淳之介,龜梨沒由來突然覺得那時悶在心裡的不滿又跑回來,突然氣上心頭的把他抓到懷中揉亂他的頭髮發洩。 

 

「かずや?你幹嘛啦?難得打理好的髮型被你弄亂了啦!」淳之介哀怨的大叫。 

「誰叫你那時先拿赤西的點心!」龜梨不滿的依舊在揉搓淳之介的頭髮,想著想著就很氣,明明那時為了買那該死的點心而冒險排隊排那麼久,結果卻被赤西捷足先登。 

「えッ?」淳之介完全抓不到龜梨為什麼生氣的重點。 

「總之就是你的錯!你要賠我!」龜梨任性地一把將淳之介抱得緊緊的,不想鬆手。 

「えッ、かずや?到底怎麼了?」淳之介依然不明所,但任由龜梨抱住自己沒有反抗。 

 

幸好現在能牽著這個人的手是自己。 

龜梨和也,快將踏入31歲,還是會因為懷中戀人過去的遲鈍而氣得跳腳,但同樣會慶幸最後他所挑選的是自己。 

 

 


後話之龜梨的有所不知:  

「我說田口你其實早就知道那些點心是カメ和赤西特地去排隊買給你的吧。」坐在沙發上田一邊翻著書,一邊對坐在地上正在打電動的淳之介說,有時真猜不透這個看上去總是好脾氣的傢伙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算是知道啦……只是仍然感覺好不真實。」放下手上的NDS,淳之介將自己直接倒在堆滿抱枕的地毯上,埋住自己的臉。 

「那你怎麼想?カメ還是赤西?」上田放下書,嘆氣的截了截那個連背影都寫著煩惱兩個字的小腦袋,淳之介才不是真的遲鈍到什麼都不知道,大概是怕破壞了團裡的平衡感才一直沒有選擇誰吧。 

「不知道…但カメ的那份點心…我偷偷趁你們不注意時塞進包包帶回家了…可是也捨不得吃…一直放在冰箱裡……所以我喜歡的人應該是カメ吧?カメ對我總是很好。而赤西君他…總有種遙不可及的距離感…可是他也對我很好…雖然也會常常欺負我……」淳之介抬起頭苦著臉的望向上田。 

「你自己決定就好,這些事沒人能幫你。」拍拍淳之介的頭,上田溫柔的說。 

「嗯……」點點頭,又把自己的臉埋進抱枕去。 




TBC

這糖甜度很高~我吃得很好心~(笑

私設兩人在阿淳脫退後仍在一起~元門把也一直有聯絡著

我是真的這樣想著兩人還在一起不會分開,結婚什麼的都是浮雲……(笑

寫這篇時…iPod又隨機播到五月天的《後來的我們》,這歌在上一年首發聽到時已經爆哭了……聽到時心又被掐住了,阿信到底是用什麼心情寫的呀(淚

這首適用於任何BE了的CP的神曲T︹T

『在某處 另一個你 留下了 在那裏 另一個我 微笑著
另一個我們 還深愛著 代替我們永恆著
如果能這麽想 就夠了』

回復心情就繼續去寫甜文好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