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別告訴他

別告訴他(赤西仁x田口淳之介) 

**OOC注意**

**山P主視覺**

**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PI,這段日子,真的謝謝你……」 

「只要知道他現在很幸福,有人代替我好好愛他、照顧他、疼愛他、寵愛他,這就足夠了。」 

「拜託、別告訴他我已經不在的事……」 

「我情願他一輩子都恨我,也不願意他一輩子背負住我對他的愛。」 

「我不要成為他尋找幸福的枷鎖……」 

「我只想他永遠都幸福快樂。」 

「所以PI…拜託你了…別讓他知道……」 

 

 

虛弱無法掩蓋他好聽沉穩的聲音,令我感到一陣鼻酸 

到最後,仁仍是只想着田口以後能不能幸福 

看着仁帶着安心、安慰的微笑閉上那美麗的雙眸,從此再也沒有張開後 

 

我忽然後悔了 

心裡一直問自己,我是不是做錯了? 

不應該幫他瞞騙所有人,放他一個人就這樣離開 

 

明明在我們之中,他是最害怕寂寞的一個 

原本他可以在愛人懷裡渡過他生命裡的最後一秒 

而我卻偏偏做了這件愚蠢至極的傻事…… 

讓他一個人孤單地離開 

 

 

 

「分手吧,我不愛你了。」冰冷得毫無感情的語調從赤西仁的口裡說出。 

 

沒理會對方臉上錯愕的表情與僵住的笑容,赤西不帶任何表情轉身就離開,留下仍然處於震撼中的人在原地,久久無法消化他剛才所說的話。 

 

隔天,赤西仁突然退團的消息傳遍整個演藝圈,大批記者聚集在事務所大樓的門前,等待事務所交待一切。大樓內亦因為赤西突然的離開而亂成一團,不管是高層還是各個團內,都紛紛議論着赤西離開的原因,只是沒有人能得到答案。因為沒有人能找到他,就連跟他家人和好友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傍晚時分,我避開所有傳媒,帶著晚餐的外買袋,一個人走進位於東京近郊的一座獨立小洋房,發現沒有開燈的客廳,皺皺眉頭,隨手摸到牆壁上的開關,”啪”一聲,整個客廳都亮起來。 

 

 

「怎麼不開燈?」沒好氣地看着坐在沙發上望着窗外景色的男人。 

「他們一定很震驚對吧……」沒有回頭,只說出風馬牛不相及的話,語氣裡的笑意我聽得出來。 

 

這個男人正是我認識多年的大親友赤西仁,今天一早就搞得滿城風雨的主角。事務所可因為他突然無預警的退團現在頭痛得很。 

 

「你知道就好。搞出這樣的事來,不震驚才怪。」我無法用好語氣跟他說話,因為他這樣任性的決定,令大家都手忙腳亂了,也害我今晚無法跟親愛的斗斗見面,還要隱瞞他,我知道這傢伙的下落。 

「他……還好嗎?」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有點不肯定。 

「怎麼可能會好?眼晴腫得跟核桃一樣,看樣子哭了一整晚。」我知道仁口中說的他是誰,所以照實回答。 

「カメ昨晚應該陪了他一整晚,所以你大可放心。」最後故意多說一句,明顯地看到仁的肩膀抖了一下。 

「是嗎……那樣就好…有カメ照顧他……」因為仁還是背對着我,無法看見他的表情,但想必不會是什麼好臉色。 

「我說你呀,要是不想人家傷心,就不要突然對他說分手、還退團。」我靠在門框邊吐槽他。 

 

其實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是昨晚突然接到仁的電話告訴我他和田口分手了,要找地方住,拜託我幫他安排,於是身為國民偶像的我都得為他做跑腿,在午夜裡完成他那麼無理的要求。 

 

「我也想給他一輩子幸福呀,可是PI…我活不久了呀……」這是第一次,我聽到仁的聲音是充滿着不甘心和悲傷。 

「什、什麼?」像是有顆炸彈投向我似的,我錯愕地看着坐在窗邊孤單的身影。 

「是癌症,已經到末期了……」仁終於轉過頭看我,那苦澀淒然的笑容深深地刻進我的心裡。 

「怎麼可能?你有沒有檢查清楚?會不會搞錯了?」我不可置信地衝到仁的面前抓住他的雙臂,不相信他的話。 

「我也希望是搞錯…我已經做過好幾次檢查…得出的結果都一樣……」彷彿像是談天氣那樣平常。仁平穩得完全接受事實。 

「還有多少日子?」我嘗試平復自己的心情,冷靜的問。 

「半年……」 

「還有時間接受治療呀,你為什麼不把握機會?」我激動得對他大吼,還有半年時間,也不算沒有希望。 

「即使接受治療,醫生也說了不保證會痊癒,而且我不想淳看見我化療後的醜樣子。」仁平靜的樣子令我很討厭,他好像已經決定好自己的生死。 

「你認為田口他會不能接受?」我卻不這麼認為,仁和田口之間的故事,我可是參與其中的角色之一,他兩個人有多深愛對方,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田口又怎可能不會接受呢? 

「我不想淳陪我一起受罪,我不值得他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我很想反駁他,值得與不值得是由田口來決定,仁這樣幫他決定其實很自私。 

「仁……」我望着從前強勢的男人變得如此無助,我連一句想責備他的話也說不出口。 

「PI…幫我保守秘密好嗎?」第一次,我聽見從不求人的仁向我求助。 

 

而當時的我居然真的幫他隱瞞了。不管是斗真還是事務所甚至其他好朋友,連田口來問我有關於仁的下落時,我都選擇裝作不知道。為了仁的事,我跟斗真也吵過幾次架,因為大家真的十分擔心那傢伙很想知道他的情況。只是我真的無法說…… 

 

演藝圈的壞處也是它的好處,也就是貪新忘舊,原本每天以仁退出為標題的報章雜誌,在沒法找到仁取得新情報下,逐漸地被別的新聞所取代。那當然事務所也向傳媒們施壓,仁的事情才會這麼快平息,不到三個月,仁退出的事已漸漸被遺忘,只有KAT-TUN的飯們仍然默默地等待着仁的歸來。 

 

這三個月裡,有時候我會陪仁去醫院覆診,他很堅決地拒絕接受治療。曾經演過醫生的我當然知道,一個病患沒有生存意志時,病情只會惡化下去。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消瘦和憔悴,我覺得好心痛,原本充滿光彩的仁,慢慢地變得黯淡無光,而且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少,只有在看到雜誌上KAT-TUN的訪談或有關田口的報導時才會鮮有露出一點點笑容。 

 

身體情況越來越差的仁,在第五個月開始身體已虛弱到不能自由走動,需倚靠輪椅代步,而醫生也強制他留在醫院裡接受觀察。這段時間,只要我一有空就會到醫院去探望他,給他帶來有關於田口的一切,一些包括我知道的又或是從事務所裡打聽回來的消息告訴他,因為我知道仁最放心不下的人始終只有田口一個。 

 

「PI…我想見淳……」11月底的某天,我推着輪椅來到醫院附近的草地陪着仁散步,突如其來的一句話。 

 

探望仁之前我見過醫生,他告訴我仁命不久矣的事實,並跟我說要是他有什麼願望還沒實現的就請快點幫他完成,因為他已經時日無多。所以當聽到他想見田口時,我便立刻帶他去見田口,因為我知道仁剩下的時間並不多。 

 

那天,我當然記得是田口的生日呀…… 

 

載着仁來到田口住處不遠處,我也不知道這個時間田口在不在家,只能碰碰運氣,看他在不在。 

不時從後視鏡監察着坐在後座的仁,他的身體十分虛弱,經不起任何風寒,也變得不能待在外面太久,因為擔心會受到細菌感染。 

大概是上天眷顧仁吧,不用等太久就看見田口出現,只不過……在他身邊,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個人正是我也認識的龜梨和也。 

從車窗看見龜梨和田口並肩走着,那高個子已不像之前見到那樣憔悴失神,似乎已經慢慢從傷痛中走出來。看見龜梨體貼地為田口整理圍在脖子上的圍巾,而田口也沒拒絕這親密的舉動。我有點擔心的從後視鏡觀察著仁,怕他會受不了刺激,可是卻看見他一臉平靜,並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仁……?」我稍稍擔心地喚了他一聲。 

「我沒事…不用擔心……」扯起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想讓我放心。 

「真的沒事?」我故意再問一次。 

「嗯……回去吧,我已經見到淳,知道他現在生活得很好就夠。」儘管仁隱藏得很好,但我身為他最好的大親友,又怎可能不知道他在勉強自己,明明想到田口面前把禮物送他,卻偏偏要裝作平靜。 

 

他明明是那麼深愛着田口的呀…… 

 

「你真的不去見他?」我試探地問,從後視鏡偷窺仁的表情及放在旁邊那份包裝精美的禮物。 

「嗯,回去吧。」仁決斷地回答。 

 

回到醫院不久,仁像是完成心願似的,病情急轉直下,有好幾次遊走在鬼門關,要不是及時搶救,早就…… 

 

只不過依然躲不過死神的召喚,在踏入12月不久後的一個雨天,仁走了。 

 

當時,我只能無力地看着仁閉上眼睛再也沒有睜開…… 



思緒回到現在,我帶着仁的骨灰站在田口家門前,抱緊那小小的骨灰甕和那份送不出去的禮物,按下門鈴耐心地等待。 

 

仁…ごめんね 

我實在無法按照你的遺願不去告訴田口事實 

要是這樣的話,實在太可憐了…… 

請容許我自私一次…… 

作為你的大親友,我無法看着你孤單一人 

即使你只想田口幸福也好 

但是…你自己的幸福呢? 

 

大門打開一刻,田口看到我的出現感到很驚訝,他疑惑地看着我,不明白我到訪的原因 

 

「我帶仁來見你了。」我望着田口緩緩地對他道。 

「不、不可能…不會是真的…山下君你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田口先是呆了數秒,當望見我懷中的東西時,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顯然不相信我的話,但模糊視線的淚水卻已在眼眶打轉。 

「這是仁的骨灰,雖然他交代過我不要讓你知道,但我卻認為你有權知道他走了的事實,所以我把這個還有他沒送出的禮物帶給你。」將骨灰甕和禮物遞向田口,我望着他寫滿錯愕的臉上,這個打擊對他來說真的太大了吧。 

「……」顫抖的雙手接過骨灰甕和禮物,田口的眼淚在下一秒崩堤。 

 

看着田口緊緊抱住兩樣東西跪在地上痛哭的樣子,我忽然明白為何仁會不想讓田口知道,因為眼淚並不適合出現在他的臉上,他應該一直幸福地笑着才對。 

 

吶…仁…我做錯了嗎? 

我不過是不想在你離開後也要孤單一人而已 

為什麼看見田口哭成這樣子我會有罪惡感? 

仁…你是不是早已預知這樣的畫面,才會不想田口知道? 

 

不過我還是不後悔,至少我讓你不寂寞了。



END

09還是10聽著JJ的《我還想她》而寫的 > <

09-10真的是糖刀各參半,前半超甜,後半是狠狠的刀

大概是那時真的完全無法接受

還有另一篇姊妹作是龜淳後續,是聽小豬的《第二順位》


喲呵~期末完成了!寒假mode全開~
寫文時間大增!龜淳的甜到膩死和男友力30題我會努力完成的~
另外有個腦洞很早以前寫下來但沒寫完, 想把它也寫完~

2017-01-10 /  标签 : 赤淳 6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