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偷情 - 上

偷情(亀梨和也/赤西仁x田口淳之介) 

**慎!高能OOC注意**

**再慎!主要角色黑化注意**

**三思!不能接受出軌情節請不要閱讀此文**

**別說我沒提前警告過喔**

**確定要拉下去了嗎??**



























「仁,我今晚要跟カメ約好了要去玩飛鏢,你不用等我先睡吧。」淳之介換好一身外出服, 揹起放在一旁的包包和抓起放在桌上的圍巾,對坐在沙發上正在看電視的赤西說道。

「不用我開車送你過去?」赤西走到淳之介面前接過圍巾,替他戴好,把脖子圍得嚴嚴實實的深怕他會著涼,接著再幫他梳理頭髮。

「嗯…不用了啦,要是被狗仔發現就不好。」淳之介搖搖頭,任由赤西溫柔地幫自己梳理頭髮。

「好吧,那你玩得開心點,要回來時先給我電話,我去接你。」赤西跟著淳之介一同走到玄關送他出門,並在他唇上輕吻落下一吻。

「カメ會送我回來啦~~大冷天你感冒才剛好就別亂跑。要是再生病就不好了,早點睡吧,我走囉。」輕描淡寫的拒絕了赤西的提議,淳之介推開門步出門口。 

「走好,別玩到不知時候喔。」赤西貼心地叮囑著,直到看著淳之介步入升降機才把大門關上。 

 

 

站在一間公寓門前,淳之介拿出藏在口袋裡的鎖匙,插入匙孔輕輕的轉動打開門鎖,才推門而入就被一手拉進去壓倒在門上,還沒反應過來唇就被另外一個柔軟的唇覆上狂吻。淳之介並沒有反抗更反而主動圈上對方的脖子,回應著對方的熱吻。 

二人一路上熱烈擁吻,直到對方把淳之介推倒在沙發上,那道沖力讓緊貼的四唇終於分開,勾住對方的脖子,望著對方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淳之介嘴邊揚起甜美的笑容。 


「今天怎麼這麼激動?」指尖輕輕滑過對方的臉頰,淳之介明知故問。 

「你遲到了。」對方略微不滿的語氣及皺著的眉頭讓淳之介笑意加深。 

「對不起嘛…出門時被仁礙了一陣子。」手仍抱住對方的脖子,淳之介抬頭在面前的人臉頰上落下蜻蜓點水的吻並解釋道。 

「他懷疑了?」對方有點吃驚的望著懷中笑著的男孩。 

「沒有喔,他怎麼可能會懷疑自己最信任的隊友,龜梨和也是他戀人的地下情人呢?」配上甜甜的笑容,回答得肯定得理所當然。 

 

總是被認為天真無害的微笑王子,其實比他們六個人裡面任何一人都更要腹黑。

有時龜梨會想,是不是只要是田口淳之介的一切,就算是腹黑也是吸引他的魅力之一。

就算明知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他都心甘情願的陷下去。 


果然,愛情是會讓人盲目的。 

 

「說的也是。」好看的笑容在嘴邊漾開,低下頭再次吻上那仍然帶著笑意的唇。 

 

龜梨對於只能暗地裡和淳之介在一起這件事完全沒有罪惡感,亦不覺得有對不起赤西的愧疚感。那是因為年少時任性的赤西曾背叛過淳之介跟別的女生出軌了,雖然後來赤西成功挽回關係,但兩人早已回不到最初,相處時總是小心翼翼的,有如如履薄冰,彷彿那道修補不了的裂痕會延伸似的。 

而從淳之介答應跟他在一起那刻起,龜梨就知道這段愛情注定只能在地下進行,不能見光。 

早在赤西決定去美國留學前,他就跟淳之介開始偷偷交往。赤西不在日本的那半年,他跟淳之介更是旁若無人地經常去約會,門把們都以為溫柔的龜梨是怕淳之介一個人會寂寞會悶才會這樣陪他,有時更會五個人一起去玩,並沒想過原來兩人早已瞞著大家在交往。 

後來赤西回來後,他們的關係也沒有要中斷結束。轉眼間這段關係已經維持了兩年多,龜梨也沒想過要跟淳之介分開,他們的關係依舊持續,為了淳之介就算要他只能當個地下情人也好,他也心甘情願。 

這個公寓,是他借用弟弟名義所租,是他和淳之介用來偷偷見面的地方,平時盡可能他們也會像普通朋友一樣在外頭見面約會,裝作只是好朋友般出遊,只有一些特別日子才會來這個地方,就像今天是兩人正式在一起 1000 天的日子,所以才會來到這裡慶祝。 

 

看著依偎在自己懷中熟睡的淳之介,龜梨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下那張安穩而且毫無防備的睡臉,這樣的睡臉,龜梨知道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是只屬於他龜梨和也的睡臉。 

曾經他在流動車上見過淳之介靠在赤西肩上睡覺的模樣,那是戴著一點防備,並不能全然放心的睡臉。因為即使赤西再對淳之介多好,也無法給他安心的感覺。相反每次待在自己懷裡睡覺的淳之介,總是睡得很沉,每次都要自己花點時間才能叫醒他。 

 

「淳…時間不早了,要回去囉。」柔聲地在淳之介耳邊喚著。雖然龜梨很不想放淳之介回去,但他們的事情不能公開,不能讓赤西懷疑,他還不想跟赤西正面衝突。 

「嗯…這麼晚了呀?」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淳之介看似不太願意起來,更鑽進龜梨的懷裡蹭了蹭。 

「你要是再不回去,仁就會打電話來跟我要人囉。」摟住淳之介,龜梨親吻著他的髮絲道。 

「好啦…我知道啦……」含著撒嬌語氣的鼻音,聽起來好可愛。 

 

就在淳之介要起床時,龜梨又將拉倒在床上,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淳之介不解龜梨的舉動。只見龜梨揚起帥氣的笑容,吻上淳之介的唇瓣。 


「回去之前…再一次。」不差於仁性感的嗓音,龜梨抵著淳之介的額頭笑著說。 

「嗯。」捧著龜梨的臉龐,淳之介欣然接受更主動吻上眼前的男人。 

 

再一次翻雲覆雨後,龜梨才開車送淳之介回家,下車前二人仍依依不捨地吻了好幾回,才讓淳之介下車,望著淳之介安全地進入公寓範圍內,龜梨才放心開車離開。 



聽到鎖匙轉動和開門的聲音,一直等著淳之介回家的赤西立即走到玄關去,見到淳之介正坐在玄關前脫鞋子。 


「你回來了。」赤西高興地歡迎淳之介,他可等了很久呢。 

「嗯…我回來了,仁你怎麼還未睡?不是說不用等我嗎?」淳之介並不驚訝赤西還在等他,只是想不到他居然真的這麼有耐性。 

「我想等你回來,你也知道沒抱住你我會睡不好,你也不想我明天頂著黑眼圈的嘛~~而且一個人睡好冷耶!」雙手摟住淳之介細長纖細的腰,抱住他一同走進客廳。 

 

貼近淳之介時,赤西瞬間嗅到他身上有不屬於他的味道。 

那陣香水味…是龜梨的…… 

為什麼淳之介身上會有龜梨味道? 

 

「今天跟カメ玩得超開心,玩到一身汗後就去健康中心泡了個澡,還按摩了喔~~」淳之介感受到赤西突然的僵硬,他知道原因是赤西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所以故意說出跟龜梨一早套好的謊話。 

「是喔……」赤西聽著淳之介眉飛色舞的跟他說跟龜梨去玩的內容,心中的懷疑也消除了。 

「嗯~~今天玩得超開心的!下次仁你陪我去玩吧!」淳之介點點頭笑著回應道。 

「好,現在很晚了,我們趕快睡吧~~」赤西的手開始不安份地在淳之介身上遊移,想要暗示著什麼。  

「嗯…今天按摩過之後更累,我先去換衣服了。」不著痕跡地離開赤西的懷抱,淳之介伸了個懶腰慢慢地走進睡房去。 

「……」望著已經進睡房的背影,赤西失望的嘆了口氣。 

 

從他回來後這一年半來他不是沒有察覺到淳之介的改變,只是他不願承認罷了。他們之間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淳之介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對自己的事上心在乎。也並不是說不在乎,而是感覺不一樣了,像是他那些疑幻似真的緋聞,從前淳之介都會很在意,甚至都會偷偷落淚。那次因他任性的出軌更讓淳之介幾乎整個崩潰,讓他們差點分手,幸好他最後承諾以後不再發生,才被淳之介原諒。 

從美國回來後他已沒再惹上過任何緋聞,對淳之介更是專一得沒話說,體貼溫柔到令大家傻眼,只是這陣子傳媒又開始不放過他了,故意製造出那些負面新聞來。本以為淳之介會好像以前一樣在乎,可是這次淳之介只是輕輕笑過,只說了一句『我相信仁』就解決了。 

赤西知道他應該高興淳之介信任自己,但他更希望淳之介可以表現得更在乎一點。而且……他們的床事在近年來也變少了,不僅僅是因為工作太忙的關係,有時當他想要,淳之介卻會找藉口拒絕他,就像今天這樣。但有時淳之介又會熱烈回應他甚至主動撲進他的懷裡,讓他覺得他們之間沒有問題。 


「仁,你還不睡嗎?」已經換好居家服的淳之介站在睡房門前疑惑的看著赤西。 

「不…我也要睡了。」赤西立即上前摟住淳之介進睡房,爬上床鑽進被窩內,下一秒淳之介就窩進他的懷抱裡。赤西熟練地環抱住淳之介,調整一下姿勢讓懷中人睡得更舒服。 

「仁,晚安。」在赤西臉上印下一吻,淳之介帶著笑容在他的胸膛磨蹭了幾下,便閉上眼睛睡覺。 

「晚安。」因為淳之介主動親吻,所以赤西滿足地抱住淳之介沉沉睡去。 

 

是他想多了而已,他和淳之介仍好好的不是嗎? 



TBC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抱

嗯…這個當年奇怪到不行的腦洞,別問我為何想把淳黑化……我自己也忘了

大概是想著人不可能真的那麼無害吧,可能當年正在經歷什麼吧,反正已經忘了XD

淳腹黑也是被說過很多次,這人真的很會把情緒藏起來,總是以其他人為先的溫柔,大概也是龜梨那麼愛他理由 (誤

我真的很喜歡用別人的視覺去寫淳的呢~~翻文時的感慨 XD

2017-01-02 /  标签 : 龜淳赤淳 3 2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