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ただ好きです、まだ愛していません <第3話>

傳送門:<1> --> <2>


<第3話>


玄關傳來連續不停的按鈴聲令在打電動的他,不得不放下手上的手制去開門,不意外看到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戾氣的仁。隔了兩個月才來找他,看來他低估了仁的耐性,他還以為不到一個月,仁就會來找他呢。 

 

「先進來吧。」讓出空位請仁進去,他可不想在大街上和仁大吵大鬧。 

 

放下用來招呼仁的杯子,他選擇在仁的對面坐下來,仁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看不到他的表情,於是也不說話,等仁先開口。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聽得出仁在抑壓住自己的怒氣。 

「仁,我想……我們還是結束吧,那樣的關係。」他冷靜地說著,彷彿他好像不是當事人一樣。 

「為什麼?因為KAME嗎?」仁抬眼看著他,那凌厲的眼神讓他心漏跳了一拍,他就知道要和仁斷絕關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不關KAME的事,只是我……覺得膩了。」為什麼要扯到龜梨身上?他們的事跟其他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呀。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呀???既然不是KAME…那是你交了女朋友嗎?」終於仁壓不住怒火走向他,扯住他的衣領對他大吼。 

「我說了,我厭倦這樣。」即使害怕也好,還是平靜無懼的看著仁。 

「厭倦?」仁嘴角扯起一絲嘲諷的笑容。 

「沒、沒錯……」察覺到仁危險的眼神,想逃時卻被仁捉緊了。 

「真的厭倦了嗎?你身上哪個部位最敏感我可是比誰都清楚的喔,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才能夠滿足你……」仁一把淳之介推倒在桌子上,然後用他那媚惑眾生的好聽嗓音貼在耳邊輕聲跟他說話,像有魔法的手開始在他身上點火。 

「啊嗯…不…赤西仁你放開我……」想要推開仁阻止他,只是正如仁所說的他的身體,沒有人包括他自己比仁更清楚他敏感的位置在哪裡。 

 

最後還是讓仁得逞,再一次被仁佔有…… 

 

從客廳的餐桌再被他拉回房裡繼續,整整做了一個晚上,仁完全不肯放開他,直到天色微亮,兩個人都筋疲力盡,仁才肯停下來。不過仁還是壓在他身上抱緊他,讓他沒法子推開仁,肩膀的濕潤令他知道仁在哭泣。 

 

真是的,該哭的人應該是他吧? 

被強來的人可是他耶,怎麼竟然是始作俑者在哭呢? 

 

「淳…你真的很殘忍…明明是愛我的,為什麼又要這麼狠心?」第一次……仁在他面前這麼脆弱。 

 

愛?他愛仁嗎?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 

 

『愛』這個字從父母離異那一刻起就已被他剔除在字典裡,他不相信愛,所以否定愛的存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愛著仁,即使在和仁發生這樣的關係後也好,他從來也不曾因為見到仁和別人在一起而產生那些負面的情緒,妒忌呀、煩躁呀、心痛呀什麼的他沒感受過,所以當仁說自己愛他時,他根本無法證實仁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那次告白之後,他和仁之間的氣氛變得很尷尬,仁在逃避他,只要自己一出現,仁就會藉著各種理由離開,專業的他們在舞台上仍然是關係好的隊友,私底下的他們卻互不說話。 

 

「田口……最近和仁怎麼了?」龜梨打斷了自己的思路,他擔心的神情完全寫在臉上,沒有隱藏。 

「沒事呀,KAME不用擔心喔。」露出完美的笑容,企圖暪騙龜梨。 

「別騙我了……你和仁的事…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龜梨強硬的將自己板過去面對他。 

「KAME…你知道?」愕然,還是被人發現了呀…… 

「那次…我不小心…看到你們在……」龜梨困窘的道出所見到的事實。 

「很噁心對吧?我和仁。」自嘲地說。 

「不!!我從來不覺得田口噁心,因為……我和仁一樣……都愛著你!!」龜梨抓住他的雙肩激動的說道,更向他道出藏在心裡很久的心意。 

「KAME…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先是錯愕,但很快回復過來淡淡地平靜望著龜梨。 

「知ってるよ…俺はいつも淳を見ています、君と仁のこと……田口自己一定沒有發現對吧,其實你也一直在看著仁喔……所以才沒有察覺他在你身邊時,你那個快樂幸福的樣子。」龜梨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告訴他。 

「幸福、快樂?」他有出現過這種表情嗎?怎麼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嗯…淡淡的……那種表情只有仁在你身邊才會出現,因為這樣我才決定要放棄向你告白,我明白到只有仁才能給你幸福。」不知道龜梨在說這些話時要如何忍住心痛,龜梨的成熟讓自己完全忘了眼前這個大男孩才是整個團裡年紀最小的,但他的話的確影響了自己。 

「KAME……」望著龜梨,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實在無法回應眼前男孩深厚無私的感情。 

「答應我要幸福好嗎?田口的臉上還是最適合掛著笑容了。君の笑顔、俺は本当に大好きです。」KAME撫上他的臉笑著說。 

「嗯……」點點頭。 

 

只是當他想要和仁好好談一談的時候,就傳出了仁要出國留學的消息 


2016-12-17 /  标签 : 赤淳龜淳 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