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

我不會華麗的措辭,只想用最簡單的文字寫下我所喜歡CP的故事

MCU:冬盾、賈尼逆不可!
J禁:5124KKL、龜淳、赤淳
叉男子:EC、牌銀、狼隊
SHERLOCK:ML、HW
Pirates Of Caribbean:鐵船真愛、all杰接受

精分嚴重
想跟我聊天請私信www
自嗨最高!!

溫暖三十題 (冬盾) 10

傳送門:1-23-45-6789


10. 不得已的大掃除 

應該沒有人會想到,復聯基地也會有被水淹的一天。好吧,這可要歸功於Thor那寶貝的弟弟Loki。這次不知道Thor又做了什麼好事惹到他弟,結果受害的是一眾復聯的英雄們,那是TeamCap小隊歸隊後不久所發生的事情,那時候除了Clint以外TeamCap小隊都只聽說過Loki,還沒有真正見過他。 
這次邪神的惡作劇是把整個基地都變成了水族館,剛好那時候眾人都在外面沒人受傷,也幸好Jarvis的主機都不在基地裡,不然Tony真的會跟Loki打起來而且誰也擋不住。等到Jarvis把水全都放走後,整個復聯只能用一片狼藉來形容,但由於始作俑者已被Thor給帶走不知到哪裡去,眾人只能懷著滿腔怒氣的收拾自己的樓層,準備等Thor回來後再找他算帳。 
Bucky和Steve回到自己的樓層時,看到所有的東西都被水淹過而濕答答的、散亂的躺在地上時,Winter的用品跟飼料也不能再用,幸好事前Winter被Wanda帶走去動物醫院做檢查,否則貓女孩肯定會遭殃。抱住正靠在他胸前喵喵叫撒嬌的Winter,Steve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來一場大掃除是無法避免的,幸好萬能管家Jarvis已經幫眾人把最難處理的部分弄好,把水抽得一乾二淨,剩下就只是簡單的收拾收拾就行。 
由於兩人只是剛剛搬進來,東西還不算很多,只是Steve剛解凍後神盾局為他保存了70年的「遺物」就無一倖免的遭受破壞,像是一些過去他在巡演時的照片、宣傳電影、與咆哮突擊隊作戰的影片等等。Jarvis說真品都被保存在美國隊長博物館裡,要是Steve想要的話可以讓館方再製作一份送過來。而幸運的是Steve的畫都沒事,因為那些畫早在70年前就被Peggy跟Howard用密封防水文件夾保存好,因為畫紙不可能不經製作而保存至今,而它們也被Jarvis安排放在密不透風的防潮箱內,所以不幸中的大幸是Steve的畫全部毫髮未傷。 
 
「嘿…Bucky你看,還記得嗎?」進行整理時,Steve拿起一幅畫興致勃勃地把Bucky拉到身旁給他看,Winter在他附近卷成一團慵懶地睡覺。 
 
那是一幅構圖簡單的畫,只是描繪了一個窗戶和一張小小的四方桌上面放著一個小小的花瓶。,窗外是布魯克林的街景,金色的陽光從窗戶灑進房子裡,簡單樸實卻讓人感到十分平靜。 
 
「我記得,這是第一次你用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一盒高級水彩顏料畫的,你收到時還足足生氣了近半小時才肯消氣,還說我浪費錢。」Bucky嘴角勾起一抹懷念的微笑,模糊的畫面在Bucky腦海中漸漸鮮明清晰起來,Steve捧著顏料給那高興的神情他是不會忘記。 
 
關於Steve的一切他都記得一清二楚,無論是瘦小的小個子時期還是美國隊長時期,Steve的所有就像火印般烙在他的腦子裡,就算九頭蛇給他洗腦多少次,他都忘不了,即使曾經模糊退色,但它們總會在他腦裡一閃而過,畢竟眼前這個金髮男人他可愛了整整一個世紀。 
 
「我是生氣你為了存錢故意省下晚餐錢而吃得很少,那段時間明明肚子都餓得隆隆叫,還騙我說你不餓。」Steve故意挑眉擺出生氣的樣子看著Bucky,但聲音卻充滿笑意,手掌也溫柔的撫摸著Winter的背部。 
 
「不得不說,看到你開心高興的笑容,就算捱餓了大半個月也值得。」Bucky總是能簡單直接說出甜言蜜語讓Steve害羞得臉不由自主的染上紅霞。 
 
「你就是這麼倔強,Jerk。」Steve沒好氣地說,小心地把畫放到一旁,後背靠向Bucky的手臂,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不也一樣嗎?Punk。」Bucky調整一下姿勢把Steve圈進他的懷裡,稍微低頭就能親吻Steve。 
 
兩人互相緊靠地繼續一邊看著Steve的畫一邊閒聊,當看到自己的素描畫漸漸不斷出現,但有些是他從沒看過,記憶中也沒有印象時就知道,那些畫是在他掉進山崖後Steve思念自己時所畫的。畫中的自己有不同的時期,孩童時、少年時、青年時,還有跟著Steve去打仗時的,一想到Steve畫下這些畫時悲傷的心情,Bucky的表情慢慢變得沉重認真,他蹙起眉頭專注地看著那些畫,手指撫上畫中自己的輪廓,Steve看到Bucky這凝重的神情,只是輕輕的握了握他的手,給他帶來力量。 
 
「那時候……只要一想到你就會把你畫下來,Peggy還開玩笑說回去以後可以幫你辦個個人畫展,這樣大家就不會忘記你。」Steve故作輕鬆的口氣說出那段往事,他不想Bucky再一次受傷,但Steve從來就不會說謊。 
 
「那可不行,這些畫都是你畫給我的,我才不要給別人看!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你把我畫得那麼醜?一點都不帥,明明我這麼帥!」反握住Steve的手,Bucky當然了解懷中人的心思,也用相當輕快的語氣打破沉重的氣氛。 
 
「哪有人這麼自大,這樣誇自己的?」Steve失笑,稍稍轉身抬頭看著Bucky。 
 
「就是你愛的我呀。」Bucky也跟著笑了,慢慢的靠近Steve。 
 
正當Steve閉上眼睛等待Bucky親他時,Winter突然爬到他腿上伸直了身體,把頭抬起來擋在兩人中間,瞪著Bucky對他咧嘴露出尖牙發出警告的低鳴吼叫。看到貓女孩警備的姿態,兩人都被她的舉動嚇到,驚訝的貶了眨眼最後忍不住相視而笑,Winter被Steve抱進懷裡撫著毛髮安撫,但依然對Bucky發警告的嘶嘶聲,像是警告他不准接近Steve似的。 
 
「呵呵,Winter不喜歡Bucky親我對不對?」Steve笑著親了親Winter的頭頂,手掌一直在順她的毛髮,後者舒服得瞇起眼睛,發出享受的呼嚕聲。 
 
Bucky不認輸想伸手去碰Winter時,貓女孩又一次對他咧嘴發出鳴吼,更露出了爪子揮向Bucky,幸好他敏捷地躲開,被挑起求勝心的Bucky又試了幾次想去碰Steve,但都被貓女孩給回擊擋住。看著一人一貓彼此互瞪對峙,在兩者之間的Steve只有哈哈大笑的份。 








TBC

越寫越長了~~
抱歉這麼久才發,最近有點忙
Bucky和Winter的互動很可愛~~一起爭寵什麼的,呵呵
嗯,Steve的素描本只會越來越厚~(笑)

评论
热度(36)
  1. 流年、离歌銀子 转载了此文字